五月五日纪念陈临的故事 端午起源与汉将军马援有关

更新时间: 2024-04-14 05:15:36

  导读:端午节是个纪念的日子,我们的祖辈创造了它,让我们和祖辈一样每年庆祝和纪念与端午有关的人们,比如屈原,比如曹娥,还有很多历史名人。那么,五月五日纪念陈临的故事你知道多少呢?端午起源与汉将军马援有关,和小编一起去瞧瞧吧。

  五月五日纪念陈临的故事

  五月五日纪念陈临的记载早见于《后汉书》,其云:

  陈临,字子然。世家南海,奋志绝俗。郡举孝廉。永建中,官至苍梧太守。推诚而理,导人以孝弟。民有遗腹子为父报怨杀人者在系。临知其无嗣,令其妻侍狱中,后产一男。郡人歌曰:“苍梧府,君恩广大。能令死囚有后代。”建安中,被征为廷尉。卒后,本郡以五月五日祠临东城门上,令小童洁服舞之。其后子孙蕃盛,世以为阴德之报云。

  端午起源与汉将军马援有关

  纪念马援的记载则更晚。杨琳的《中国传统节日文化》一书引《辰溪县志》云:“乡民以初五日为小端午,十五日为大端午,相传其俗自汉伏波始。”又引《沅陵县志》云:“远乡以初五日为小端午,十五日为大端午,士人言其俗自汉伏波始。”是湖南辰溪、沅陵地方特有的小端午、大端午的节日习俗,起源都与汉将军马援有关。

  除了上述端午起源的传说,这里还想给读者们介绍一个保存在日本古代的岁时专书《年中行事抄》中的端午起源传说。《年中行事抄》引证《十节记》云:

  五月五日,荃缠。昔高辛氏子乘船渡海,急逢暴风,五月五日没海中。其灵成水神,令漂失船。或人五月五日,以五色丝荃缠投海中。荃缠变化成五色鲠龙,海神惶隐。敢不成害。后世相传。

  这里被征引的《十节记》为已经散佚的一本古代岁时专书,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发现11条佚文。“五月五日荃缠”条即其一。日本学者山中裕认为《十节记》是日本人所编撰。但从文本内容看,山中氏的判断显然是错误的。《十节记》的成书年代,应在魏晋六朝之间,对此我有专文《〈十节记〉新考》加以论述。日本语中的年中行事一词,意即一年之中的重要礼仪祭祀活动,其覆盖范围与我们平时所说的岁时文化非常相近。《年中行事抄》就是一本日本古岁时专书,著者不详。从书中引用日本建保二年宣旨,可知其成书当在1214年后。该书在解释岁时来源时,对中国古代著作如《史记》《汉书》《后汉书》《月旧记》《荆楚岁时记》《金谷园记》《十节记》等均有引用。现收入于《续群书类从》公事部。这是一则关于端午节起源的宝贵新史料。

  这条史料最引人注目的地方,是把端午起源直接和古帝高辛氏的传说联结起来。我们知道,高辛氏即帝喾,宋衷《世本》曰:“帝喾,高辛氏。”又云:“高辛,地名,因以为号,喾其名也。”又《玉篇》告部:“高辛,是为帝喾也。”帝喾一名帝夋(qūn),又一名帝俊。《初学记》卷九引《帝王世纪》“帝喾生而神异,自言其名曰夋”,《山海经》作“帝俊”。《山海经·大荒西经》云“帝俊生后稷”,《大戴礼·帝系篇》:“帝喾上妃姜嫄氏产后稷。”《山海经·大荒西经》云“帝俊妻常羲”,《世本·王侯大夫谱》则称常仪为帝喾次妃。可见帝喾、帝俊为同一人。王国维《殷卜辞中所见先公先王考》指出,卜辞中常称夋为高祖,夋为殷商高祖中地位最为显赫者。何新也以为:“上古时代的中国曾广为流行太阳神的崇拜。……在东方的一族(帝喾族)称太阳为夋,以凤鸟为太阳神的象征。这一系是商人的先祖。”

  殷商时代是中国古代历法取得大发展的时代。而从帝喾的相关传说中,我们不难看出帝喾具有职掌时间的神格。长沙出土楚帛书称“日月夋生”,又称“帝夋乃为日月之行”。《山海经·大荒南经》载“羲和者,帝俊之妻,生十日”,又《山海经·大荒西经》载“帝俊妻常羲生月,十有二”。王充《论衡》云:“帝喾能序星辰以著众。”如果从古代历法和星辰的密切关系这一角度来理解,这里的“序星辰”显然可以理解为和发明整理历法有关。

  所谓“殷人尊神,率民以事神”,在“率民以事神”的殷商时代,历法的进步,可以想见一定会伴随许多神话和传说故事。但是,非常遗憾的是,这些神话和传说故事,后来大多被“不语怪力乱神”的经学家们删削掉了。正因如此,这条关于端午的新史料才弥足珍贵。尽管其中混进了许多汉末才有的因素,但仍向我们展示了后代的岁时节日与上古神话传说之间的一些线索。新发现的有关“高辛氏之子”的材料,所记应当是作为殷商后裔的东夷一支的地域传说。考虑到东夷文化与殷商文化的传承关系,考虑到历法在殷商时代的发展情况,我们有理由推断,这一新史料中记载的内容,在形成年代上很可能早于上述诸种传说。

  结语:以上是小编整理的“五月五日纪念陈临的故事,端午起源与汉将军马援有关”内容,希望能够给大家带来帮助。